焦炭焦煤交易费涨24倍大陆黑色系期货暴跌

近期,大陆大宗商品期货市场火爆,当局密集发布调控措施,焦炭,焦煤交易手续费8天涨24倍。4月27日,五大黑色系大宗商品期货降温,占据了商品股指期货市场跌幅榜的前五位专家警告,大陆商品期货被乱炒,是去年股灾翻版;若任由这种炒作继续下去,结果也同2015年年股市那样惨然收场。

焦炭焦煤交易手续费8天涨24倍

4月27日,大连商品交易所(大商所)宣布,自28日起,曾因疯涨而被称「绝代双焦」的焦炭和焦煤品种,交易手续费标准由成交金额的万分之3.6 ,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7.2。

就在26日,大商所宣布,自27日起,焦炭和焦煤品种手续费由成交金额的万分之1.8调整为万分之3.6;铁矿石品种手续费标准由成交金额的万分之1.8调整为万分之3;聚丙烯品种手续费标准由成交金额的万分之1.8调整为万分之2.4。

4月20日,大连商品交易所本月来首次上调焦煤,焦炭的交易手续费,从万分之0.3的减半优惠,恢复到万分之0.6的正常水平。两天之后,大商所在4月22日再次上调焦炭,焦煤的手续费,而且一下涨了3倍,变为万分之1.8。

大商所在短短8天内,将焦煤,焦炭的手续费从万分之0.3,进行4次加码,到现在的万分之7.2,涨了整整24倍。4月26日,大商所新闻发言人表示,此调整旨在进一步强化监管,遏制部分品种过度投机交易趋势,防范风险。业内人士表示,交易手续费连番上调,而且幅度相当大,对交易成本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

五大黑色系大宗商品期货降温

与此同时,中国期货业协会也在4月27日下发了“关于近期加强风险防范和投资者教育工作的通知”。通知指,近期期货市场波动较大,投资者开户数量增长较快,各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等期货经营机构要切实履行中介机构的责任和义务,切实做好风险防范工作,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期货市场平稳运行。

此前,4月1日至25日,大陆三大期货交易所密集发布了12项调控措施,降温大宗商品炒作。在连番调控之下,商品期货终于有所降温。截至4月27日日盘收市间,黑色系商品期货价格纷纷暴跌。焦煤,焦炭主力期货合约价格分别跌停,跌4.86%。铁矿石盘中被牢牢封死在跌停板上,直到尾盘时间才打开,全日重挫5.44%。热轧卷板和螺纹钢同样战况惨烈,分别下跌4.64%和3.70%。

这五大黑色系大宗商品的代表品类,占据了4月27日商品期货市场跌幅榜的前五个席位。

经历调整之后,目前焦煤,焦炭现货贴水,铁矿石在连续两日大跌后期货贴水,前期涨势迅猛的螺纹钢期货合约价格仍然比现货低,呈期货贴水扩大之势。在某一特定地点和特定时间内,某一特定商品的期货价格低于现货价格称为期货贴水。

据财新网报导,南华期货研究所所长朱斌表示,交易所出台的措施主要是增加了投资者交易成本,降低换手率和成交量,在商品市场上涨过程中,这些政策的出台势必给市场一种遏制多头的感觉,所以前期获利的多头平仓了解的愿望非常强烈,此时多头天然的转换成空头,市场出现回调。

近期,大陆商品期货市场火爆,主要是以「黑色系」商品(即螺纹钢,煤炭,铁矿石,钢材及等颜色属黑色的大宗商品)涨幅最为惊人。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主力和热轧卷板主力合约按周大涨超过14%,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焦炭,焦煤按周亦分别飙升20%和11%,郑州棉花期货价格则急急升约14%。

专家解读期货市场被炒作内幕:去年股灾翻版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易宪容4月27日在香港经济日报撰文分析称,去年有股市的暴涨暴跌,人民币汇率波动所引发的大量资金外逃,互联网金融网贷公司成片倒下等。今年则先是一线城市房价的疯狂,然后蔓延到二线城市。而当市场看到政府要遏制这种房地产价格疯狂,资金又开始流向商品期货市场。

文章称,目前中国市场有近30万亿的资金在大规模快速流动,只要哪里有炒作之星火,就会立即流向哪里。当前中国商品期货市场的情况就是如此。而这种炒作最后的结果就是2015年年中国股市那样的惨然收场。先是短时间内价格暴涨,暴涨到极致后,结果就是暴跌。

文章还表示,有分析认为,当前黑色系商品价格暴涨,主要在于国内楼市升温和基建投资项目启动,这必然会带动与房地产及基础建设相关的上游企业的需求;这种分析看上去是条条是道,但是实际上是替这些商品炒作找借口。对商品期货市场相关的企业及行业来说,产能严重过剩早就是不争之事实。这些企业与行业现有的产能都无法消化,如何可增加产量来满足新需求?如果实体经济好转先是股市反映,但沪深300指数上个星期按周下跌了3%。还有,进入股市的风险也比进入商品期货的风险要低。

文章认为,无论是把房价炒作到疯狂上涨,还是商品期货价格飙升,其主要资金基本上都是来自银行,金融市场的融资。这完全是中国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结果。试想,不少炒作者连首付都不愿意出,都得从金融市场融资,岂能说今年以来新的一波房地产,债券及商品期货等炒作潮的资金是来自居民,或居民没有投资渠道才去炒房,炒商品期货?

文章警告,对于中国这种不成熟,不完善的金融市场来说,各种衍生工具的引入,无论是商品期货还是股指期货,对金融市场正面作用不大,反之负向影响则会十分严重。因为,这些工具随时成为少数炒作者完全牟利的工具。最近商品期货价格暴涨,就是最好的明证。当前大陆商品期货这样炒作下去,其结果也是2015年年股市那样惨然收场,没有第二条路了。

4月24日,财经传媒人刘晓博撰文分析称,股指期货市场历来投机色彩比股市更重,所以暴涨之后必然是暴跌,这是无法避免的。近期,从三大交易所到监管部门,再到行业协会,都对商品市场的过热发出了警告。此外,美元第二次加息临近,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已经转向(宽松见顶)。在这些背景下,期货市场的疯狂将进入尾声。这个市场最残酷的时候即将到来,一批投资者注定成为被人收割的韭菜。

最严厉措施启动动指股期货成交减九成

9月7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金所)最严厉控制措施实施首日,股指期货三大主力合约成交锐减为9月2日数据的10%左右。

据陆媒报导,当日截至收盘,沪深300主力合约IF1509成交3.81万手,上证50主力合约IH1509成交1.66万手;中证500主力合约IC1509成交1.17万手和9月2日数据相比,今日沪深300主力合约IF1509成交量均下降超过90%。

中金所在9月2日晚出台了一份空前严厉的限制措施。即自9月7日起,单个产品,单日开仓超过10手即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非套保保证金由目前的30%提高至40%,套保由10%提高至20%;平今仓手续费标准由0.015%提高至0.23%;加强股指期货市场长期未交易账户管理。

此前,中金所自8月26日起将非套保账户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从1500手缩减至600手,随后又在8月31日减至100手。

据报导,7日期现市场指数走势出现差异,其中沪深300主力合约IF1509上涨2.22%,而沪深300指数则下跌3.43%;另两个合约虽然最终呈现同涨同跌,但相差幅度较大,其中上证50主力合约IH1509下跌0.37%,对应的上证50指数下跌4.89 %%;中证500主力合约IC1509收涨7.64%,而中证50指数上涨仅0.34%。

此前9月5日,大陆新浪网等多家媒体和论坛转载了财经人士金酉在“中国基金报”上的文章。文章称,中金所严厉的新措施是「自残」行为,中国股指期货其实已经「废了」。

9月3日,东方财富网,今日头条等大陆网站和论坛纷纷议论关闭股指期货的后果。文章认为,如果关掉股指期货,或许就可以平息有关「股指期货导致股市下跌」的愤怒。

此前8月下旬,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曾撰文称,有人利用股指期货恶意操纵中国股市,必须暂停股指期货交易。有陆媒曾报导,本次大陆「股灾」存在一种甚至多种势力的恶意做空。

盘点甲股史上八大「魔咒」

许多在中国大陆炒股的老股民亏得伤痕累累后最终明白,股指期货A股里除了权贵资本联合官员做庄,操控股市盘剥散户之外,A股里还有一些奇怪的「魔咒」,老股民「黑马哥」将此总结为八大「魔咒」并公开,愿股民们都少走弯路,早日脱离被套陷阱。

一,4•19暴跌。市场很奇怪,似乎每逢4月19日附近都要跌一次,这个日子也成了许多股民们的禁忌日。

以下是历年的统计数据:

2007年4月19日,上证指数重挫-4.52%;

2008年4月18日,上证指数大幅下跌-3.97%;

2009年4月19日,上证指数大跌-1.19%;

2010年4月19日,上证指数更是急跌-4.79%;

2011年4月19日,上证指数大跌-1.91%;

2012年4月19日,上证指数微跌-0.09%;

2014年4月21日,上证指数跌-1.52%;

2015年4月20日,上证指数跌-1.64%;

2016年4月20日,上证指数大跌-2.31%。

2007年 – 2016年,10年间仅2013年是一个例外,今年4月20日盘中更是一度暴跌4个点。

二,奥运会世界杯和欧洲杯

所谓「奥运会,世界杯和欧洲杯魔咒」指的是奥运会,世界杯和欧洲杯期间股市会出现下跌走势其产生的原因,一个普遍的说法是:由于赛事十分精彩,投资人的精力被分散,特别是机构操盘手,精明游资和基金经理的注意力被分散,从而使得市场表现冷清。

欧洲杯作为国际顶尖的足球赛事,影响力不亚于世界杯。有报道称,10个操盘手中有3个都要熬夜看球。从历史上看,欧洲杯期间,国内股市确实表现「不咋地」统计显示,在欧洲杯举办的6月,A股行情跌多涨少2012年,2008年,2004年,2000年,1996年,1992年的6月,沪指表现分别是:。-6.19 %, – 20.31%, – 10.07%,1.77%,24.95%和-3.52%,统计4跌2涨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00年6月沪指上涨了1.77%,但实际上这段时间的盘面。现象只能用横盘来描述。

今年不但有欧洲杯还有奥运会,看来今年股民们又得注意了。

三,「88」

「88魔咒」便是基金对甲股市场的影响了。当基金的平均仓位水平达到88%的时候,A股市场往往出现大跌。也正因为这样,基金仓位某种程度上成了股市的「反向指标」。

四,两桶油跳舞

两桶油,很明显就是指中石化和中石油了,所谓「两桶油魔咒」是指每逢这两只个股涨停,市场便会引发大幅调整。

其原因在于,两桶油都涨的时候,往往是市场买无可买的疯狂时候,也恰恰是该下跌的时候了。

五,交割日

这也被称为「到期日效应」,指的是在股指期货最后交易日当天,由于股指期货合约是以股票指数为参照,这样在最后临交割时,股票指数对股指期货就几乎是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此会有大资金进入现货市场,导致股指大幅震荡,从而形成「交割日效应」。

六,IPO重启

历史数据证明,自1990年甲股市场创立以来,共发生8次新股发行暂停,7次重启。从这7次重启IPO首日及重启后一个月的市场表现看,重启短期对股指下行的影响有限:重启当日市场表现是跌多涨少,但跌幅有限对于投资者来说,IPO重启更多影响在心理层面,而不是IPO重启本身。

七,招商证券策略会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有其它原因,招商证券一开策略会,股市往往就会应声大跌。网上列出一个股十大未解之谜之一「招商证券策略会到底在做什么?」 。

八,「股指期货钢铁魔咒」

在很多情况下钢铁板块强势上涨,往往是大盘大跌的前奏,也形成了所谓「钢铁魔咒」。

700张空单砸盘A股期指「闪崩」内幕曝光

5月31日上午,沪深300股指期货IF1606合约出现令人惊魂的一幕,大约700张空单合约瞬间将合约砸至跌停,后又快速拉起。业界解读,股指期货疑现乌龙指,或者大单套保遭遇了期指市场的流动性缺失。中金所晚间通报调查结果称,大单套保触发市场技术性卖盘。但下单机构的身份未得到证实。

5月31日,沪深两市开盘震荡上扬,股指期货上却出现了诡异的一面。上午10点42分11秒,沪深300股指期货(IF)合约市场突然盘面异动,大约700张空单令IF1606合约瞬间暴跌300逾点,砸至跌停; 10秒后,期价又迅速回升至暴跌前水平。

这一大落大起走势对沪深300指数(IF)没有产生多少影响,早盘交易结束时该指数上涨2.6%。期间,中证500股指期货(IC),上证50指数期货(1H)表现正常。

关于期指「闪崩」原因,综合陆媒报导,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应该是乌龙指。毕竟目前两市强势上涨,没有突然反手做空的理由,且IC和IH都没有异动。

另有有分析指,也可能是套保,股票买了很多,做空期指,锁定利润。因为现在股指期货限制下单了,超过10手都是异常交易。这笔超过10手了,没办法乌龙指。这么大的单量只能是套保单所为,开空单套保也就意味着买入现货,700张合约对应现货约为7亿。

多位期指人士表示,IF1606单日的砸盘,与投机盘有关的概率较小,而之所以出现快速下跌,原因可能来自于大单套保遭遇了期指市场的流动性缺失有关。

一家央企系期货公司资深分析师表示,套保是不限制手数的,但投机是限仓的,所以投机盘对期指的影响并不大了。「投机盘一般做多,而套保才做空,单一时点上套保的量太大了,但是没有足够的多单接,所以就会出现砸盘」。

而据一位期指交易人士介绍,套保盘基本都以做空为主,「各个价格仓的多单太少,也有可能是空头的程序出错,或者按错,比如『150』按成了『 1500』」。

在多位资深期指人士看来,乌龙指或短时间内的套保空单可能是诱因,但IF1606出现「砸盘」的根本原因,仍然是期指市场的流动性缺失所致。

另有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比较确定的就是第一笔是700张的卖单其他信息只能推测:。错误的可能包括价格,数量,套保套利标志,买卖方向等实际上由于投机编码也是可以下出超过10手的,所以,并不能肯定一定是下的套保单。但是柜台都是要查保证金的,所以,账户里肯定是要有足够的保证金的,那么,如果没开套保户,公司是不会留那么多保证金在账户的。这就说明,虽然不一定是套保单,但肯定是套保额度在700张以上的机构所为。

业内测算,A股期指「闪崩」或致1.5亿元市值蒸发。中金所监察部门正就上午的市场异动展开调查,晚间发布公告称,上午IF1606合约在10:42出现瞬间跌停。经查,是由于某套保客户398手市价卖出委托连续成交,并触发市场技术性卖盘所致。其间,交易对手高度分散。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金所发布的调查结果确认了根本原因是套保盘遭遇流动性危机,但下单机构的身份仍未得到证实。

据中金所31日盘后公布的成交持仓报告,IF1606合约5月31日成交量第一名为国泰君安,总成交量3010手,较前一交易日增加1362手,当天空单增持较多的席位主要有国泰君安增持空单325手,华泰期货增持空单296手,海通期货增持空单121手,乾坤期货增持空单455手。

有分析指,这些空单大幅增加的席位很可能是产生乌龙指的席位,由此看来国泰君安的可能性最高。

中国股指期货在跌停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实现反弹,这已是市场本月第二次出现如此剧烈的瞬间波动。此前​​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期货在5月16日也曾出现过无法解释的类似现象,当时这种走势加剧了市场的紧张情绪,对于经济增速放缓和人民币持续下跌形势下的中国股市前景,投资者感到忧心忡忡。

传中共将放宽股指期货限制

近日有消息传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将考虑放宽股指期货交易的限制,其中涉及到「非套保」日内交易限制,保证金比率,手续费等。但目前官方没有明确答覆。股指期货(期指)是指以股票价格指数作为标的物的金融期货合约。

彭博社近日引述匿名消息人士的消息,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金所)放宽限制包括三方面方案,但需要得到证监会批准。

这三方面包括,「非套保」日内交易限制由现在最多10手,调回到100手。也就是,现在「单个产品,单日开仓」超过10手即构成「异常交易行为」,将放宽到100手。「非套保」即非套期保值,是指不用作对冲的期指。

另外两项是:下调手续费;下调持仓交易保证金比率 – 将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各合约非套期保值持仓交易保证金由40%下调为30%,将套期保值持仓交易保证金由20%下调为10%。

腾讯财经引述消息人士的话,中金所近日召集期货公司高管讨论上述方案,并已经上报到证监会,目前没有反馈,短期内不太可能有决策。

券商中国引述两位知情人的话说,近期市场对放宽期指交易限制的呼声高,中金所进行过几次小范围征求意见,中金所为放宽期指交易限制准备了多项方案,正在等待高层审批。但是中金所相关人士没有对此事加以评论。

澎湃新闻网报导,中金所的回应是「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并不清楚方案情况,官方没有回应。」香港“明报”报导,一些期货公司高管预计今年8月底前后能实行,但是多数行业专家认为可能还需要时间。

中金所去年股灾时收紧期指限制

中金所在去年股灾期间,陆续启动期指限制措施。去年股灾是指去年上半年大陆甲股暴涨后,6月15日开始暴跌,沪指从5178.19点到8月26日跌至2850.71点。

2015年7月31日,中金所开始增收申报费,同时限制日内报撤股指期货交易单次数和成交次数;8月25日,中金所提高交易保证金和日内平仓手续费,同时降低单日开仓交易量限制至600手;8月28日,上调非套保持仓交易保证金,日内开仓交易量被限至100手;9月2日,中金所调低期指非套保日内开仓限制至10手,进一步提高保证金,平今仓手续费上调20倍。

伊世顿被公诉习当局清算去年股灾推波者

去年大陆股指期货股灾期间,被当局调查的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案有了新进展。日前,上海市检方以涉嫌操纵期货市场罪对该公司及多名负责人,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等提起公诉。

据多方披露,去年大陆股灾背后涉江泽民集团几大家族针对习近平当局的一场「经济政变」。有分析认为,随着伊世顿被公诉,当局清算股灾元凶已经进入倒计时。

伊世顿成去年股灾首起公诉案件

上海检察网8月3日披露,日前,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张家港保税区伊世顿及其直接负责人员高燕,梁泽中,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金文献等以涉嫌操纵期货市场罪一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去年11月官媒新华社报导,伊世顿总经理高燕,业务拓展经理梁泽中以及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金文献等人用约600万启动资金,「高频交易」获利高达20亿元人民币,涉嫌操纵期货市场犯罪被逮捕。

伊世顿公司系外籍人员Georgy Zarya(扎亚),Anton Murashov(安东)在香港各自注册成立一家公司后,于2012年9月用两家香港公司名义在江苏省张家港保税区以美元出资注册成立的贸易公司。其中,扎亚为伊世顿公司法定代表人,安东负责技术管理。

据高燕等人交代,受扎亚,安东指使,为规避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相关规定的限制,其先后向亲友借来个人或特殊法人期货帐户31个,供伊世顿组成帐户组进行交易。伊世顿以贸易公司为名,隐瞒实际控制的期货帐户数量,以50万美元注册资本金以及他人出借的360万元人民币作为初始资金,在中国参与股指期货交易。

高燕等人还交代,安东及其境外技术团队设计研发出一套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体,远程植入伊世顿托管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服务器,以此操控,管理伊世顿帐户组的交易行为。

2015年1月,高燕受扎亚指使,给予金文献100多万元人民币好处费。金文献在全面负责伊世顿与交易所,期货​​商的对接工作中,隐瞒伊世顿实际控制的期货帐户数量,并协助伊世顿对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体进行技术伪装,进而违规进场交易。金文献还使用其银行帐户帮助伊世顿转移资金。

据统计,仅去年6月初至7月初,该伊世顿帐户组净盈利就达5亿余元人民币。高燕将巨额获利中的近二亿元人民币通过邱某(另案处理)经营的「地下钱庄」转移出境,交给安东等境外人员。

港媒:对「股奸」的清查还将继续

去年甲股自高点5178以来经过三次股灾,大盘几乎腰斩,泡沫破灭,个股下跌惨不忍睹,中国投资者财富遭遇滑铁卢,半年蒸发数万亿元。

去年6月初至7月初,证券期货市场大幅波动。7月10日,习近平当局派出由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多部门联合工作组抵达上海,对涉及证券期货领域的违法犯罪线索开展调查。

有报导称,中国这次证券期货的大幅异常波动是针对习近平当局的一场「经济政变」,包括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家族很多江派参与其中,企图利用金融危机引发政治危机。

除伊世顿外,去年7月31日至8月2日,习近平当局限制34个帐户交易,高调查恶意做空。包括位于上海的司度贸易有限公司。司度的前两大股东之一就是中信证券。

股灾爆发后,作为「国家队」救市主力的证监会,中信证券不断曝出丑闻。中信证券包括总经理程博明等10多名高管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带走调查。证监会系统有5人被查。

中共现江派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是中信证券副董事长,而被抓的程博明,徐刚被指是中信证券副董事长刘乐飞的「手下大将」。

今年4月29日,包括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委员会行政负责人刘军,权益投资部负责人许骏等人被当局逮捕。

而在2月,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发表讲话时称,针对去年中国股指期货,汇市异常波动,当局采取的「政策是正确的」,「而且在一段时间内拆掉了一些「炸弹」,避免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目前大陆反腐风暴正在席卷金融界。有港媒报导称,种种迹象表明,股灾虽已过去,对「股奸」的清查还将继续,金融界反腐,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随着伊世顿被公诉,中共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及刘乐飞的亲信程博明等或很快也被起诉,当局清算股灾元凶已经进入倒计时。

川人:股指期货到底是为谁而松绑?

2016年8月3日中共媒体报导称,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简称中金所)正在考虑放宽对股指期货交易的有关限制,包括下调保证金标准,手续费及日内交易数量限制等,文章最后强调,相关规定仍需证监会批准方可落地。而7月30日“证券时报网”也发表文章表示「专家称股指期货松绑时机已成熟,千亿资金待入市」,这是明显的为松绑股指期货做铺垫,种种迹象表明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已不可避免。

2015年6月开始的股灾中,股指期货对甲股的加速下跌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成了做空甲股,摧毁中国股市的有效利器。在甲股市场绝大多数投资者被绞杀之际,少数做空机构却能大发国难财,日进斗金。市场做空机构只需每天空单开仓,在甲股指数的关键点上卖出一揽子权重股票砸盘,便能快速引发指数急剧下挫,很多普通投资者看指数暴跌便会跟风卖出股票从而进一步加剧指数的下挫,尤其在各个融资盘爆仓的关键点位上大力卖空更能收到奇效。正因为很多人看到了中国股指期货交易的明显漏洞,股指期货便成为了众矢之的,中金所在2015年7月底连续上调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和交易手续费,并在同年9月公布限仓决定,此后股指期货交易量一落千丈,空头投机行为被严格限制。

在股指期货开设之初,中共称:「股指期货能实现套期保值,对冲长期上涨或下跌带来的风险,能起到真正稳定阿股市场的作用」但从2010年4月16日股指期货正式交易以来,股指期货不但没有发挥其稳定阿股市场的作用,反而在甲股波动中起到了放大器的作用,股指期货的存在加剧了市场的单边暴涨或暴跌,对中国股市的伤害巨大。尤其在中国,股市是一个重融资无回报的畸形市场,面对每年数千亿的直接融资,面对每年数万亿的在融资,面对每月数百亿的大小非减持,在这个市场中做空头肯定比做多头舒适,容易得多,做空甲股永远是对的,所以股指期货的开设无疑深受空头的钟爱,通过卖出减持权重股,开仓空单成了少数利益集团快速赚钱的不二法宝。

作为行业监管者的证监会,他们对股指期货的了解最为深刻,他们也非常清楚股指期货的负面作用,更明白股指期货是2015年6月以来三次中国股灾的最大帮凶,所以中金所迫于压力于2015年9月公布了股指期货限仓决定。从本质上来说证监会和中金所是不情愿对股指期货进行限仓的,因为这是中共特权者快速发财致富的手段。

客观上来说,目前股指期货并不适合畸形的中国证券交易市场,因为中国证券市场每年IPO直接融资金额达到2000亿以上,再融资金额达到7000亿以上,大小非解禁金额每年也超过1万亿,而每年甲股市场的新增资金十分有限,这样一个以不断融资和不断减持为根本目的的证券市场,就是一个真正的实质性空头市场。在一个实质性空头市场任何做多的行为都是错误的,如果还在此基础上开设股指期货无疑是错上加错。股指期货只能建立在多空力量基本平衡的市场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如果建立在实质性空头市场或实质性多头市场都是错误的行为。这也是世界各国在股市剧烈下跌之际都会限制股指期货的根本原因。

令人遗憾的是中共证券市场的监管者,为了一己私利,故意模糊了股指期货建立的市场基础条件,片面强调股指期货的正面作用,忽略了股指期货的严重负面性。这并不是中国证券市场监管者们不成熟,不专业,而是市场监管者为了维护和确保少部分人的既得利益而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故意渎职行为。这种渎职行为深刻揭示出中共证监会的谎言,保护中小投资者的根本利益就是一句诱骗中小投资者不断亏钱的口号。可见言行不一,出尔反尔的中共及其证监会一直都是中小投资者不断亏损的天敌。所以本次股指期货的松绑是为中共的既得利益者而为的,是为中共快速掠夺广大中小投资者而松绑的。

现在中共媒体又在鼓噪「没有股指期货的股市在裸泳」,种种迹象表明股指期货恢复正常交易将很快到来。如果证监会还有丝毫对中小投资者负责任的态度都会及时发表声明澄清松绑股指期货的传闻,并强调永无期限地限制股指期货,但遗憾的是证监会再次保持了沉默,沉默就代表了默许。不出意外,中国股指期货将很快松绑,到时候新一轮暴跌将不期而至。股指期货的松绑加上不断扩大的直接融资和大小非减持,再加上国际国内经济环境的恶化,中共必将迎接新一轮恐慌。如果说「没有股指期货的股市在裸泳」,那么一但有了股指期货的股市,中国的散户又将跳楼与裸奔。中共坑害中国散户的恶毒之心又被其松绑股指期货的行为暴露无余。

证金公司董事长:期指与股灾有很大关联

去年大陆股灾后,中金所启动了股指期货限制措施。近日,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证金公司)董事长在「第二届全球量化金融峰会」上表示,期指与去年夏季大陆股灾有很大关联。中金所去年7月末陆续启动期指限制措施后,目前没有放宽,但市场不断有传闻说即将放宽。

证金公司董事长聂庆平11月19日在「第二届全球量化金融峰会」上发表观点表示,期指的发展应该循序渐进,因为期指与去年股灾有很大程度的关联。期指(股指期货)是指以股票价格指数作为标的物的金融期货合约。

去年夏季大陆发生股灾,上半年甲股经历暴涨后,6月15日突然暴跌,沪指从5178.19点跌至8月26日的2850.71点。聂庆平提供数据说,去年1月到8月,股指期货交易量为37万亿,远超当时的现货,当时每天交易的上午10点半和下午2点半,股指常常大跌。采取救市措施之后,去年8月至12月,整个股指期货交易量从37万亿下降到3700亿。聂庆平认为,从中可见股市暴跌与期指有关联,而且期指交易量对市场有影响。

去年股灾后中金所收紧期指限制

去年的夏季股灾导致投资者平均每人损失24万人民币。而从去年6月12日至今年6月12日的一年时间里,两市总市值蒸发逾25万亿元,投资者人均亏损约51万元,超过四千万股民遭受损失。

中金所从去年7月31日〜9月2日,逐步出台期指限制措施,包括增收申报费,限制日内报撤单次数和成交次数;提高交易保证金和日内平仓手续费,降低单日开仓交易量,调低期指非套保日内开仓限制至10手,平今仓手续费上调20倍等。

今年8月份,市场有传闻说中金所将放宽期指限制,包括「非套保」日内交易限制由现在最多10手,调回到100手;下调手续费;下调持仓交易保证金比率等。

当时的消息说,由于市场对放宽期指交易限制的呼声高,中金所经过讨论后,将相关方案上报到证监会,等待反馈。对于期指的发展,聂庆平认为应该循序渐进;摩根史丹利华鑫基金副总经理高见认为,未来会逐步有序的放开。

去年股灾之后的一年内,A股经历了千股跌停,熔断等风波,深沪两市主要股指跌幅均超过40%,900多股跌幅在50%以上;沪指暴跌了43.34%,深证成指跌幅为43.00%,创业板跌幅为43.93%。

海外媒体披露,去年股灾后,中信证券和证监会是救市主力,但却参与做空股市,被称为「内鬼事件」,当局把股灾和「内鬼事件」定性为「经济政变」,背后是掌控国企股的江泽民集团企图利用金融危机引发政治危机。

针对股指期货问题,习近平当局全面启动金融反腐。中共证监会和中信证券的多名高管因涉嫌做空股市落马,包括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长期担任中信证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股灾后离职。

证监会正副主席刘士余方星海赴上海调研中金所

去年,当局将股灾定性为「经济政变」,证监会领导层走马换将。据报,最近证监会两位新任负责人赴上海调研股指期货运行情况。大陆综合消息,12月23日下午,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副主席方星海一行,陆续抵达位于上海陆家嘴的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金所)调研。

据悉,证监会两位负责人此行的目的,是对上海金融的对外开放做一个调研,听取股指期货运行情况的相关汇报。

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针对股权争夺问题在一次大会上讲:「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自此,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金融市场的整顿。

12月19日,20日,证监会派出机构期货监管干部培训班在大连举行,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出席并发表讲话,其中提到,要积极稳妥推进期货市场建设,进一步深化市场功能。

刘士余原任农行董事长,其仕途跟习近平,王岐山及中共前总理朱镕基均有关系。今年2月20日,中共证监会主席肖钢被免职,刘士余接替。有消息说,高层在挑选证监会主席时,慎之又慎,曾经有多名人选,但最终上报习近平时,习用红笔圈下了刘士余的名字。

方星海,现年51岁,温州人,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相继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2014年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国际经济局(四局)局长,2015年10月20日任证监会副主席,习近平2007年任上海市委书记时,方星海任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据报,方星海曾向习近平自荐。

中金所由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共同发起,经国务院同意,中国证监会批准,专门从事金融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品交易与结算的公司制交易所,于2006年9月8日在上海正式挂牌成立。

在中金所上市的股指期货品种包括沪深300指数期货,上证50指数期货以及中证500指数期货。

期指(股指期货)是指以股票价格指数作为标的物的金融期货合约。据悉,期指与去年股灾有很大程度的关联,而且期指交易量对市场有影响。

据报导,去年的夏季股灾导致投资者平均每人损失24万人民币。而从去年6月12日至今年6月12日的一年时间里,两市总市值蒸发逾25万亿元,投资者人均亏损约51万元,超过四千万股民遭受损失。

海外媒体披露,去年股灾后,中信证券和证监会是救市主力,但却参与做空股市,被称为「内鬼事件」,当局把股灾和「内鬼事件」定性为「经济政变」,背后是掌控国企股的江泽民集团企图利用金融危机引发政治危机。

随后,习近平当局全面启动金融反腐。中共证监会和中信证券的多名高管因涉嫌做空股市落马,包括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长期担任中信证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股灾后离职。

日本股市:日经指数收涨2.7%,因贸易战忧虑缓解且美国股指期货上涨

路透社报道日本股市:日经指数收涨2.7%,因贸易战忧虑缓解且美国股指期货上涨路透东京3月27日 – 日本股市周二大幅收高,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担忧有所缓和,提振芯片制造商等受贸易情势影响的行业,日股也追随了美国股指期货的走强势头。

日经指数.N225收涨2.7%至21,317.32点。

美国股指期货市场,E-迷你道琼斯指数期货1YMc1涨122点,E-迷你标普500指数期货ESc1涨11.25点,E-迷你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NQc1涨37点。

科技股表现出彩,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东京电子(东京威力科创)8035.T大涨2.9%,爱德万测试(Advantest)6857.T跳涨2.6%。

日本股市,特别是科技板块上周受到打击,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一表示,中美两国应维持对话,并重申向美国企业放松准入的承诺。

其他周期性股票,如出口商类股上涨,之前美元兑日圆JPY =小涨0.2%至105.59日圆。

建筑设备制造商小松制作所6301.T大涨5.1%,松下6752.T上扬5.0%,丰田汽车7203.T涨涨3.8%。